粪造

时间:2016.07.21

地点:广州 青海

人物:许刚 邬嘉城

 

 

不用回忆来意淫,不用思绪来自慰,不用空谈来高潮,不用装逼来弄骚,像一把刀子扎进心脏可能有点夸张,但至少也要有鸡毛插进鼻孔般的瘙痒!

 

六年前,孤身一人在高原上的一次精神碰撞;六年后,一个团队虔诚的精神还原旅程。

 

本土创造极端实验性设计行动——粪造,源自青藏高原

 

 

海拔4385米的青海年钦夏格日神山脚下,草原苍茫而辽阔,人类渺如芥子。踏上这远离拥挤城市的荒凉土地,一下子被无边的天地所包围,人的狂妄自大被碾压得一文不值,你只能战战兢兢,缴械臣服。

 

高原之上,抬头是万里苍穹,低头是无边草原,所有的美好与丑恶都无所遁形。人要长年在此生存,能依靠的,唯有自然,唯有信仰。

 

 

在这里,你能感受到人与自然最大的连接,就是牛粪。青草向着长天疯长,牦牛悠闲地嚼着草根。高原上的养分滋养了植被,植被又喂饱牦牛。于是在这燃料物资匮乏的荒凉土地上,牦牛馈赠人类以生火取暖的工具——牛粪。牛粪解决着藏民生存和生活的需求,保暖疗伤、丧葬嫁娶……燃烧使用完后,依然降解回归到自然当中。

 

 

生命往复循环之间,一切以牛粪相连——藏民祖先早就明悟了高原之上人与自然最好的相处之道。

 

 

藏区的天地具有无穷无尽的气场,人在那种环境里可以忽略不计,或被美丽窒息,或被空灵湮灭,或被残酷吞并,逼迫着你不得不相信神灵,不得不相信轮回,唯一可以拯救你的只有信仰。

 

 

从青海年钦夏格神山脚下带来的牛粪,希望的种子已经开始发芽!这是一种信仰,是一个人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自豪。

 

 

农造系列,以来自高原上的牛粪为开端,80%青藏高原牦牛粪(经高温杀菌),20%青藏高原昆仑山脉坦然矿石提取催化剂,纯天然可降解产品,来自自然,最终又回归自然。

 

将无污染、可降解的高原牛粪批量再生成家具,是一次降低能耗,节省资源的极致尝试。让循环变成日常意识,人类社会与自然从来不是对立的,我们在这片土地上诗意地生长!